第三章 一束阳光的形状
衍世日记迷惑你的鼻子写的小说
爱书包网 请您直接输入 ik62.com 即可!
    这一定是梦,可是真的太真实了,陆牧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有些苦恼。

    一次无意的睡梦之中发生这种奇怪的事情,让陆牧感觉十分的疲惫,这个午觉睡得他都快虚脱了,衣服和裤子都被汗水睡浸透了,被子上也多了一个人形的水印。

    陆牧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应该是后遗症了,陆牧丝毫不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缓过劲来之后的陆牧思考了很久,自己的那个梦究竟是什么?

    这好像真的已经脱离了梦的范畴了,但是和梦似乎又差不多。

    在那个虚无空间之中,陆牧觉得自己似乎有一种可以掌控那里一切的力量,就如同是神灵一般。

    虽然冥冥中有那种神灵的感觉,但是陆牧现在又做不到随心所欲,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这种感觉很不好。

    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总是一件让人很头疼的事情,就像是肾虚一样。

    之后,陆牧就开始了对那个虚无空间进行了各种尝试,陆牧想要确定那究竟是不是梦境。

    此时那个虚无的空间之中只有两样东西,一束光线和一个乒乓大小的土黄色小球,也是陆牧唯一可以感知到的东西。

    陆牧对土黄色的小球有些忌惮,因为在那里,陆牧冥冥感觉到那有其他的生命存在,并且在孕育着什么,所以陆牧自然就从那束光线下手了,尝试着掌控那束光线。

    陆牧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念控制,从而达到自己所要效果,似乎一切都极为的简单,大动作做不到,小动作是行如流水一般。

    原本的那一束阳光被陆牧意念一直再挤压,搓揉着,阳光在陆牧手中,就像小时候玩橡皮泥一样在陆牧的手上变化着各种形状,很是神奇。

    一束光是什么形状?

    陆牧再也不会问出这种智障一般的问题了。

    此时的那束阳光已经从长长的一束被陆牧搓成了一个椭圆形的不规则球体,就像一个灯泡的形状一般,并且还依然在散发着微微的热量。

    现在那阳光的光线虽然相比之前弱了好多,变成圆形后,也不再是向着一个方向发亮了,微弱的光芒照亮了一部分虚无世界,但是光线大小并不是很均匀。

    这种感觉就像是自己制造了一个太阳一般,陆牧感觉超级好。

    虽然陆牧此时不明白这个虚无空间具体是什么,但是也可以肯定自己体内的东西这不是什么传说中的系统,也不是什么主神光球了,更不是全知全能的老爷爷,或许是一个儿童启智小游戏。

    我的天,这究竟有什么软用啊?

    自己这金手指好像不太给力啊!

    细想之后,陆牧的脸色不由得黑了下来。

    叹了一口气后,陆牧有点轻微的强迫症,既然每天躺在病床上也做不了什么,多半时间还是在睡觉,看着那不规则的光芒,陆牧就感觉不舒服。

    然后一段时间内,陆牧就一个劲的继续搓揉挤压那个不规则的球体,如果把它变成圆形的话,那样子光线就不会再一边强一边弱了吧,自己还可以利用那亮光看清边上的东西,想着想着,陆牧的干劲就上来了。

    花费了昨天整整一个晚上还有今天一个下午的睡眠时间,陆牧终于把那束光线搓成了球体。

    至此,那个虚无的空间里就多了个光球,虽然有些微弱,但确实是为冰冷的虚无空间增添了一丝暖意。

    在这期间,陆牧发现自己在虚无空间之中忙碌的时间,似乎可以代替自己的睡眠时间,让陆牧醒来后也丝毫不感觉到累,很是神奇。

    随着探知的越多,陆牧对虚无空间的好奇也越深了。

    “嘿!愚蠢的少年!!”

    突如其来的一个激灵把陆牧从虚无空间之中拉了回来,陆牧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个扎着马尾的少女精致的脸庞,此时的她正得意的对着自己笑。

    “小牧哥哥!快起床吃晚饭了,你整天就和一头猪一样,吃了睡睡了吃,你以为你是小猪佩奇吗?睡觉竟然还留口水,好恶心!”

    苏琳此时就像一头小恶魔一样,把自己冰冷的手伸进了陆牧的领口强行把陆牧叫醒,不带丝毫留情的,然后指着陆牧的嘴角,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放肆得嘲笑着陆牧。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这么早放学啊,琳琳你不用每天过来给我送晚饭啦,护工阿姨会买医院的盒饭过来的。”

    陆牧用手擦着嘴角边的口水,也没什么尴尬,两人早就是知根知底了,也不理会苏琳的嘲笑,反而一脸无奈的看着苏琳。

    “不早啦,小牧哥哥,你怕是睡傻了吧,现在都六点半了!你睡了多久了啊!”苏琳说着还伸出小手捏了捏陆牧的脸,疼的陆牧直咧咧。

    开学后,苏琳也是初三的第二个学期了,升学的学业压力还是很重的,能不能考上一个相对靠谱的高中对于之后还是十分重要的,这一点陆牧是过来人,不同的高中和高中之间差别还是十分大的。

    有些高中每年都能出几十个一本,甚至更多,有些能出一个就算是烧高香了,基数就在那里摆着。

    到了高中以后,差不多该学的知识,高一就学得差不多了,到了高二高三多是巩固,题海练习而已,所以看到苏琳这样天天往医院跑,陆牧心里感动的同时也是有些小担忧的,怕苏琳耽误了学习。

    “医院的盒饭难吃得要死,虽然比学校的味道好了一点,但哪有我妈妈烧得好吃呀!小牧哥哥,今天可是有妈妈的招牌红烧肉呢!虽然我路上偷吃了一点,但是你应该不介意的吧!”

    苏琳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说着打开了带来的几个饭盒。

    苏妈妈的厨艺绝对算是一绝了,开个小饭店丝毫不成问题,陆牧之前因为自己爸妈整天不着家,也没少去苏家趁饭,自然也是十分的清楚苏妈妈的手艺,甚至还因此在苏妈妈那边学了不少厨艺。

    享受完苏妈妈特意准备的晚餐后,苏琳本想再留一会,但还是很快被陆牧赶回了家,已经不早了,一个小女生太晚回去陆牧不是很放心。

    其实陆牧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也不用有人来照顾。

    陆牧想出院了,整天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无聊且不说,而且每天还有百来块的床位费,现在这百来块钱现在还真的有点让陆牧舍不得。

    病房之中开着暖气,电视上播放着本地的晚间新闻,似乎是一起十分残忍的凶杀案,死者是一位怀胎七个多月的孕妇,据说腹中的还是一对龙凤胎,陆牧唏嘘了一会,感叹匪徒的残忍,但也没有多想,随后便也就关了电视。

    自从有了手机,病房里的电视其实和摆设没有太大差别了。

    陆牧自己的手机怕是已经在那次事故中报废了,或者是被人捡走了,陆牧现在的手机还是苏琳从家里拿来的。

    这部手机是苏爸爸刚淘汰的手机,还是十分的好用,就是运行速度有些慢,现在的手机淘汰速度太快了,商家刚出了一款手机,不到半年,新款又来了,苏爸爸这部手机就是这般被淘汰的。

    才刷了几页的微博,微信上就响起了滴滴声,是徐延发来的消息。

    徐延是陆牧最好的兄弟加死党,他们是初中认识的,后来高一高二做了两年的同桌,虽然彼此都嫌弃对方,感叹为什么自己的同桌不是个妹子,而是个糙大汉,但是两年这么吵吵闹闹下来,也都成了最要好的朋友。

    “陆牧,什么时候才能滚回来上课啊,今天班里来了一个转校生萌妹!超级有灵气,比秦若桐也丝毫不差,我感觉自己的春天要来了(流口水)(流口水)”

    陆牧看到徐延发来的信息,下面还附着一张偷拍的少女照片,不由得苦笑,自己这个死党的德行他也知道,就是属于那种有贼心没贼胆的那类,嘴巴上这么花花,真的和女孩说话的时候,屁都憋不出一个。

    “687,687,不过这种级别你还是别做梦了,人家说不定有男朋友了,还是等我先出院吧,那不是你的菜,好基友,一辈子。”

    陆牧发送好信息,就把手机丢到了一边。

    之前因为苏琳突然叫醒了他,他还没有好好的观察一过那虚无空间里被自己搓成圆球形的光线呢。

    现在对于自己这个梦境之中的虚无空间,陆牧是越发的好奇了。

    陆牧可以确定的是这个虚无空间就是在那次电梯事故后才出现的,而且应该不是自己在梦,因为没有道理一个人会接连做大半个月相同的梦,这根本不现实,而在那个虚无空间之中,陆牧竟然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    目标编号019如若需要,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ik62.com/0/305/305486/53291810.html